股票回购账户

關鍵詞: G7 物聯網 翟學魂

G7翟學魂:極度成本競爭階段 G7迎來哪些求變?

作者:李靜宇

來源:中國儲運

當G7歷經多年的發展進行了新的嘗試,走到了一個新的廣度之際,翟學魂作為G7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他總是擁有更為深遠的愿景。


微信截圖_20191202094039.png

 

2019年,翟學魂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推動與實現“車輛安全與保險”的完美結合。這一年里,G7和越來越多的保險公司合作,以物聯網之力,挽救司機生命,改變了保險行業成本結構。

 

“過去一年,G7是全世界第一個把物聯網與貨車保險結合起來的企業,挽救了100多人的生命,讓貨車保險的賠付率出現了明顯的下降。”翟學魂認為,“物聯網+保險”這一創新模式在“救人”這件事上產生了巨大的經濟效益,未來兩三年內所有貨車安全與保險都將物聯網化。

 

近日,在第十七屆中國物流企業家年會上,中國儲運雜志記者對翟學魂進行了采訪,聽他如何來詮釋深耕于車載系統的技術型企業向服務轉型之路。本文也試圖回答近幾年在科技的變革與引領下,在行業成本控制的步步緊逼之下,科技型企業如何來實現自身價值。

 

物聯網即安全

 

采訪的開始,翟學魂告訴記者一個已被證明的事實:“物聯網即安全,不僅僅能挽救司機生命,而且正在悄悄擊穿保險業的成本結構。”

 

翟學魂看來,經濟下行時期,物流行業經營變得非常困難,大家正在試圖通過科技手段提升效率,這在物流保險企業、物流后市場服務企業、物流園區上體現尤為明顯。

 

“每個車隊規模達到一定量以后,必須要擁有一套車隊管理系統,車隊管理系統到底管什么呢?一是安全、二是成本。安全本身就是車隊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安全也是成本的一個重要保障。”翟學魂說。

 

那技術對于安全的保障又是如何演變成一項專項的服務業務呢?

 

翟學魂透露說:“2017年,一些新技術的產生使得基于安全的管理更加有抓手。”實際上,2017年以前,對安全的管理只是局限于監測車是否超速、踩剎車的次數等基本情況。2017年開始,人臉識別等AI視覺識別技術發展起來,視覺識別技術一方面能夠識別前方有沒有障礙物和障礙物的具體信息,另一方面能夠捕捉到司機的面部表情以及相關狀態。

 

AI視覺識別技術的出現,推動了G7車載系統的全面升級。對此,翟學魂的感觸是:“大一點的車隊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安全管理系統能夠避免追尾事件的發生,因為造成司機死亡的原因大部分是追尾所導致的。”

 

在市場對系統認同的推動之下,2017年到2018年兩年時間里包括快遞企業在內的大的車隊基本都裝上了這套系統。“和大的車隊擁有嚴格的管理體系不同的是,大多數個體司機作為一個龐大的群體并沒有專門的人來管理安全,這就意味著再好的系統在這個群體里沒人看見,也就起不到作用,于是G7就成立了專門針對這個客戶群體的安全管理服務中心,替那些小的客戶去實現安全管理。”翟學魂說道。

 

G7提升安全服務能力的過程也意味著一種全新的服務模式出現了,把完全由車隊進行管理的模式被改變成由G7通過科技賦能車隊的安全監管工作,并進行處理。

 

安全服務無需高額成本 

 

翟學魂說:“也許生活遠比我們想象的要現實的多,因為我們發現一些小客戶買不起G7的服務,‘安全設備+運營服務’一年幾千元,對于有些個體車輛擁有者來講也是很貴的。”

 

“2019年我們將業務模式進一步升級,用互聯網的方式與保險結合在一起后,車隊就不需要按照原本的價格支付安全服務費,因為我們可以與保險公司分享因安全科技降低風險而產生的經濟效益。我們的商業模式就這樣悄然發生了變化,今年我們把模式變成了‘車輛安全+保險服務’的安全管理模式。”翟學魂介紹說。

 

目前G7直接為數萬臺卡車提供安全服務,對于平臺上的車輛,每分每秒都需要對其安全進行監控和處理,如何來實現呢?

 

對此,翟學魂解釋說:“比如,當平臺上的數據顯示高風險車輛數達1443臺時,我們的具體措施包括AI干預和人工干預,此時安全管理中心的幾百名人員便要參與對這些車輛的風險干預工作。”

 

2019年翟學魂最自豪的事情,就是用這樣的辦法至少挽救了100條人命(根據與行業普遍概率對比得出)。

 

不斷拓寬的邊界

 

我們都知道,G7是一家物流與科技結合的公司。近年來,隨著G7的發展壯大,其業務范圍也在不斷拓寬。

 

翟學魂說,“G7把物流看成包括司機、車輛、油、保險在內的生產要素,這些都是物流的生產要素,我們的任務是把所有的生產要素物聯網化,把生產要素數字化,以降低成本。”

 

技術是當下提升效益的重要工具。在翟學魂看來,當前的經濟下行使得物流企業變得非常困難,大家只有想盡一切辦法通過科技提升效益。以快遞、快運市場為例,這個市場無疑已經進入極度成本競爭的階段。百世快遞信息顯示:義烏發全國的包裹平均1.2元每件,在一個包裹包郵15元的情況下,涉及快遞的僅剩1.2元,其中快遞的利潤只有幾分錢。“這意味著物流企業的成本競爭非常激烈,物流各個細分領域都已經到了極度的成本競爭階段,未來的這種競爭將會更加殘酷。”翟學魂說。

 

過去10年,電商物流的發展使得快遞、快運已經達到了極高的效率,所以才能有這么低的成本。因此在進入低成本時代的同時,也意味著物流行業已經進入了一個極高的效率階段。“2019年垮掉的企業,本質上是折在成本控制和效率上,極低的成本和極高的效率成為了這個領域本年度物流企業最具競爭力的兩個最大的亮點。”翟學魂說。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990轉163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股票回购账户 日本av女优pk黑人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富盈门财富 股票行情买卖怎么看 快乐飞艇 百股顺配资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 体育比分网哪个好 天津时时彩 老快3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印度孟买30即时指数 淘宝快3 盈牛配资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新浪体育nba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