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回购账户

關鍵詞: 丹東港 上市公司 港口物流

丹東港集團負債667億 進出口行、丹東銀行等機構“踩雷”

作者:小莫

來源:紅周刊

丹東港債權人大會召開,意味著丹東港債務處置一事取得重大進展。但實際上,圍繞該重整事項的背后卻依然爭議不斷,不僅存在重組方與原股東方的激烈博弈,且多家被深套其中的金融機構也心生不滿。有債券持有機構認為,按照重組方給出的7:1的比例以臨港集團股權進行抵償,清償率太低,相比之下,丹東港集團原股東方代表提出的重整意向草案現金清償率更高。


微信截圖_20191203075228.png


11月27日,丹東港債權人大會召開,重整方案的公布,意味著丹東港債務處置一事取得重大進展。《紅周刊》記者獨家獲得的資料顯示,在丹東港集團及關聯公司600多億元的債務中,進出口銀行、丹東銀行、四大行等大型銀行是主要的債權人。而在未兌付的債券中,工商銀行、中信銀行、招商銀行等多家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身影也閃現其中。


丹東港天量債務如何化解?據管理人公布的重整草案顯示,擬對30萬元以下的小額債權人現金清償,其余部分則打折+債轉股。有債券持有機構認為,按照7:1的比例以臨港集團股權進行抵償,清償率太低,且臨港集團估值高于核心的港口資產。相比之下,受訪機構更認可丹東港集團原有股東方提出的重整意向草案——現金清償率更高,達3成。不過,丹東港原股東方代表向《紅周刊》記者表示,招商局和管理人方面對該方案態度冷淡。


負債近700億,進出口行、丹東銀行、諾安基金等“踩雷”


2019年11月27日上午,丹東港集團召開了破產重整債權人大會。在丹東法院還在逐項宣讀會議內容時,丹東港集團的不少債權人已經完成了議案投票。丹東港債務危機之所以能得到市場的高度關注,顯然與丹東港的體量有關。


《紅周刊》記者獲得的一份文件顯示,截至今年10月中旬,債權申報總金額1110.83億元,其中已確權金額279億元,經管理人審查但未經法院確權的債權229億元,因工程未竣工結算、涉未決訴訟等客觀原因暫緩確定的債權136億元。除去不予確認+核減的467億元債權申報外,丹東港系企業負債667.18億元。


丹東港債權核查表顯示,其債權人中包括多家銀行、信托、金融租賃公司、基金、券商等機構。銀行系債權人中,進出口銀行申報債權74億元,丹東銀行申報債權59億元,工商銀行丹東分行、交通銀行丹東分行申報債權均為44億元上下,中國銀行丹東分行申報26億元債權,建設銀行申報債權近19億元,民生銀行大連分行申報近13億元債權,營口銀行、光大銀行、貴陽銀行等申報債權也在數億元以上。另外,多只銀行理財身影也閃現:招商銀行理財產品申報債權近7億元,錦州銀行“7777”-創贏1204期理財產品申報債權1.6億元,工商銀行深圳分行理財產品申報2.4億元,中信銀行中信理財之共贏天天快車申報2.6億元;信托公司中,萬向信托申報債權23.5億元,國投泰康信托鴻雁1774號單一信托申報債權近13億元,對外經貿信托發行的匯鑫56號結構化信托計劃等申報債權亦數億元。


在上述銀行中,丹東銀行曾因向丹東港集團風險敞口暴露過大而遭降級。2018年3月,聯合資信公告稱,因丹東銀行對丹東港的信貸規模大、貸款客戶集中度高。以上大額信貸規模對丹東銀行的資產質量、撥備充足水平、資本充足性及盈利已產生重大負面影響,因此決定將丹東銀行長期信用等級由AA-調整為A+。年報顯示,丹東銀行自2016年以來業績持續下降,2016年凈利潤7.2億元,2017年和2018年均低于3.6億元。


華融旗下的蕪湖華融資本創譽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創榮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共申報債權38億元,華融金融租賃申報債權2億元。自2018年華融前董事長賴曉民落馬以來,華融資產的呆壞賬接連暴露,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在新光債務危機中就申報債權超過了45億元。


丹東港還發行了多只債券來融資。Wind顯示,其發行的處于違約狀態的債券有7只、總余額約80億元。其中,發行產品累計超250只的知名私募上海合晟資產持有債券規模較大,旗下的十多只基金持有丹東債券總規模超過10億元,如乘晟純債一號私募基金申報規模就高達6.27億元。合晟資產的董事長、總經理胡遠川在今年初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公司扛住了2017年的流動性沖擊和2018年的信用風險沖擊,但信用債市場風險事件頻發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除了私募踩雷外,不少公募基金也“中招”,其中多為通道型產品。譬如,萬家基金旗下的萬家-廣發1號資管計劃申報債權1.2億元,中加基金管理的中加豐益9號、中加豐澤21號資管計劃申報債權1.4億元,長安基金-浦發銀行-深圳平安大華匯通財富管理公司申報債權近1.5億元,金元順安基金-寧波銀行-國海證券申報債權1.8億元。


公募基金中,諾安基金旗下的諾安聚利債基、諾安策略精選共申報債權近億元。公開信息顯示,兩只基金的基金經理自2014年底起均為謝志華,在其管理期間,諾安策略精選原為保本型基金,其倉位也以債券為主。進入2018年,丹東港債券開始密集違約,同期基金經理將債券全部清倉,基金份額也縮水嚴重,其后變更為股票型基金。2018年6月,諾安策略精選的基金經理變更為盛震山。目前謝主要專注于管理貨基和債基。


《紅周刊》記者還注意到,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也“踩雷”丹東債,金額高達4000多萬元。此前,《紅周刊》曾報道過清華教育基金會“踩雷”億陽債一事,如今其再次踩雷。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2018年報披露,截至2017年末,基金會總凈資產為72.79億元。


招商局再次主導重整:40億拿下港口資產,臨港資產為債轉股平臺


根據債權人的申請,丹東中院于2019年4月初依法分別裁定受理丹東港集團、丹東老東北農牧公司等關聯公司重整案;2019年5月,破產管理人發布招募公告,向全國招募并定向邀請重整投資人,僅有招商局集團下屬企業遼寧港口集團作為意向重整投資人參加了丹東港集團重整。


值得注意的是,丹東港也是招商局在遼寧整合的第三個大型港口。此前招商局已經完成了對營口港、大連港的投資。在營口港的戰略重組中,招商局集團作為戰略投資人向營口港注資200億元,且20家債權銀行有17家銀行同意債轉股、轉股債權370億元。轉股完成后,營口港的資產負債率降至62%,具備了再次發債融資的能力。


近日,破產管理人發布了丹東港重整草案。《紅周刊》記者從債券持有人處獲得的草案材料顯示:將丹東港集團等4家公司全部資產劃分為港口產業和臨港產業兩個平臺,并由投資人采取購買全部港口產業平臺股權的方式進行投資,臨港產業板塊的資產以股權形式“債轉股”分配給債權人。具體方案大致如下:


一,丹東港系企業將形成港口產業和臨港產業平臺,原出資人權益將全部調整為零。其中,港口產業平臺(丹東港航)注冊資本49.18億元,遼港集團、債權人股東持有的注冊資本金額分別為40.18億元和9億元;臨港產業平臺(臨港集團)注冊資本金276億元,全部由債權人根據本重整計劃的規定持有。


二、有財產擔保債權中,每家債權人≤30萬元的部分以現金方式全額清償。每家債權人超過30萬元的部分,按照以下方式進行清償:


(一)在臨港集團留債并在重整計劃批準之日起20年內清償完畢,延期期間暫不付息。上述留債債權總額不超過40億元。若選擇留債清償的債權金額不足40億元,則相應調整臨港集團注冊資本。


(二)除選擇留債延期清償的有財產擔保債權外,剩余有財產擔保債權中,每家債權人的擔保債權(扣除現金和留債清償的債權金額)的3.75%由債務人按1:1的比例以丹東港航的注冊資本(股權)抵償;每家債權人的有財產擔保債權的96.25%由債務人按1:1的比例以臨港集團股權抵償。


三、普通債權中,每家債權人≤30萬元的部分以現金方式全額清償。超過30萬元的部分,分類處理如下:


(一)金融類普通債權:由債務人按照7:1的比例以臨港集團的注冊資本進行抵償。


(二)債券類普通債權:1。機構債券類普通債權由債務人按照7:1的比例以臨港集團股權進行抵償;2。個人債券類普通債權由債務人按照10%的比例進行現金清償。


(三)經營類普通債權:由債務人按照10%的比例現金清償。


(四)關聯方普通債權:暫緩確定并按照7:1的比例預留臨港集團股權。。


對于抵償給債權人的臨港集團股權,未來將由臨港集團按照1股1元的價格,爭取用5~10年的時間通過股權回購、引入投資人受讓股權、整體上市等方式實現退出。


債券持有機構憂心忡忡:清償率低、轉股平臺估值遭質疑


由于對小額債權人現金清償,《紅周刊》記者注意到,小額債券持有人對投贊成票多持積極態度。但上述方案還是引起不少機構持有人的不滿。有兩家機構持有人向《紅周刊》記者指出,該方案存在逃廢債的嫌疑。


一家持有丹東債的私募基金的員工向《紅周刊》記者表示,在此次重整過程中存在多個不同尋常之處:管理人曾在11月19日短暫掛出重整方案、但旋即撤回,令債權人不解,方案的正式掛出時間是11月26日、即債權人大會前一天,留給債權人的商討時間過于短暫;


更大的爭議來自于資產分割和債轉股安排。“丹東港的核心資產是港口,招商局旗下的遼港集團作為唯一投資人、僅出資40億元就拿下了港口資產的主要股權,普通債權人的債務卻轉股至非港口資產平臺。”上述私募員工認為,該方案對普通債權人并不公平:非港口資產估值達259億元,且普通債權人只能將其1/7的債權轉化為非港口資產的股權,即債轉股的清償率也僅14.2%。“管理人是否考慮到了債券持有人的正當利益?評估公司是如何估值的?評估報告為什么不向我們公開?”


丹東港的債權人中有多家融資租賃公司。其中,國富融資租賃(上海)有限公司持有數億元的債權。11月21日,國富融資租賃向其他債權人等發出了一份加蓋公章的《情況反映》函。《紅周刊》記者獲得的函件材料顯示:


1,破產管理人在招募重整投資人時設置了“總資產不低于500億元、全年營收不低于100億元”的門檻,將廣州港公司等排除在外,僅有遼港集團報名,存在排斥其他投資人的嫌疑;


2,依據瑞華事務所等出具的材料,截至2019年2月底,丹東港債務總額489.3億元、賬面總資產602.7億元。“總資產經清查后總值人民幣894.69億元”,資產可清償債務,因此“是否滿足破產重整條件尚存疑”;


3,遼港集團出資40億元、化解丹東港公司數百億元債務,“債務清償率僅為10%左右”;


4,評估機構在假設丹東港系企業持續經營的情況下,采用成本法進行資產評估,“將至少14億元的碼頭抵押物資產估價僅為1.6億元”。而丹東港進入的是破產重整程序、非破產清算,因此采用成本法進行評估的方式不合理,導致部分債權人的金融債權嚴重貶損。而對于上述不恰當的評估方式,管理人并未采取措施予以糾正。


上述材料還透露,目前國家審計署正對丹東港系企業的債權人情況進行例行駐場審計。已有債權人就丹東港債權問題向國家審計署進行了匯報,審計署亦對抵押物估值、投資人招募等事項提出了疑問。


在11月26日公布的官方材料中,對于上述第4條評估方法的爭議被修正,可對港口資產采取收益法評估達成共識。


《紅周刊》記者也就此事多次撥打國富融資租賃的座機,未能撥通。企查查顯示,國富融資租賃的股東KOBIS INVESTMENT


LIMITED注冊于英屬維爾京群島。不過《紅周刊》記者在丹東港債券跟蹤報告中發現,KOBIS INVESTMENT


LIMITED曾是丹東港集團旗下快急送物流公司的主要上游客戶之一。


“B方案”攪局? 


除了上述方案外,丹東港的原股東方也在自救。企查查顯示,丹東港集團目前的股東為日林實業、美國紐約港股發展公司、遼東國企投資公司、環球港口經營公司,均在香港注冊。目前,丹東港集團80%的股東已經就重整事宜初步達成一致。


不過,《紅周刊》記者獲悉,丹東港的原股東方在11月還曾提出過一份清償率更高的方案。原股東方代表哈羅德?魯沃爾特向記者闡述了該重整草案的主要內容:


(1)有財產擔保的債權將得到債權全額的110%償付,其中,現金償付總債務量的30%本金及利息,通過債轉股的方式償付總債務35%,債務總量的35%通過留債的方式、在15年內償付。


(2)普通債權將得到債權全額的100%償付,其中,現金償付總債務量的30%本金及利息,通過債轉股的方式償付債務總量35%,占債務總量的35%留債展期,在15年內償付。


(3)為有效解決債務,同時兼顧各方利益,成立管理人董事會,在重整方案實施過程中,由董事會對各類事項進行商議決定,并由董事會保障債務人的持續經營。


哈羅德介紹,該方案旨在解決丹東港此前存在的嚴重的資本不足問題,使丹東港資本達到合理水平。為此股東方需初步融資25億美元。考慮到后續的港口運營、港區附近房地產開發、冷藏鏈和液化天然氣等相關設施的建設,上述融資規模可能尚有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據媒體報道,丹東港集團關鍵人物王文良疑似因牽扯到遼寧賄選案,目前居于國外。《紅周刊》記者亦了解到,有機構債權人猜測,股東方提出上述方案的目的可能是維護其自身股權,且有可能和王文良存在關聯。對此,哈羅德?魯沃爾特向《紅周刊》記者表示,此前他也曾和王文良有過溝通,不過在重整事宜上,雙方并無協調和構成一致行動人關系。據其介紹,王文良已將其持有的股份轉讓給了其第二大(第二代)家庭成員,目前其已不再持有丹東港系企業(除老東北農牧公司)的股份。


對于前述問題,《紅周刊》記者通過郵件、電話等方式聯系了為丹東港管理人提供法律服務的金杜律師事務所張律師,但未獲回復,債券承銷商之一萬聯證券的相關員工通過短信表示,“公司有規定,不便接受采訪”。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990轉163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股票回购账户 河北11选5 篮球比分牌 奥运会网球比分规则 2014年世界杯即时指数 新浪体育视频直播 大赢家即时赔率指数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直播网 极速快乐十分 雪缘园足彩胜负彩 雪缘园即时比分园 北单比分小王子 内蒙古快3 美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胜平负 安徽11选5 今天nba比分